展示了目前美国军方狙击枪械的多种主打枪型,

    之所以向大家推荐这部影片,不仅在于是少有的狙击手题材,而且还是部有些深度的片子,我很对那些把这部片子看作是娱乐消遣的观众不以为然。很想写点东西来为此片以正视听。
    作为商业片,本片可看之处可圈可点,主打狙击枪械,这对军事迷来说再刺激不过,展示了目前美国军方狙击枪械的多种主打枪型:雷明顿700警用系列、美国海军陆战队的M40系列和可以打飞机的.50大口径的巴雷特M8283、这些枪械在形式上就足以让一般人大开眼界。更何况斯瓦格的枪法精准,招招致命,其间加上与美丽的女配角之间的情感摩擦这些足以让人看了过目难忘,那些军事迷一定会血脉喷张。男主人公的自救和逃脱,更是让人目瞪口呆,大呼惊险。现场效果也是没有话说,爆炸、枪击、追车、暗杀、搏斗一应俱全。堪称商业片的典范。可就仅仅看到如此这么简单吗?
    我们单不说影片的政治黑幕情节,就来说狙击手这个职业,狙击手作为步兵中的特殊兵种可以担任了侦查、伪装、潜伏、破坏、偷袭、暗杀、保卫等各项艰巨任务。所以作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要具备包括枪械原理、心理学、弹道学、气候学、地理学、伪装术、野外生存等各类全面的知识以及果断的判断、抉择能力、强健的体魄、过硬的心理素质和忍耐力。这些都是极其难做到的,枪法精准只能是作为狙击手的入门功课。狙击作战往往被常人看成是下作的战斗手段,也最让人狠之入骨,在现实世界中被抓住或被击毙的狙击手的结局往往是极端悲惨的。影片用片名“生死狙击”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生死只在你扣动扳机的那一刻,如果当斯瓦格没击毙其他3名要暗杀他的狙击手的话,他早就已经死了。可他活了下来足以说明他的出色。
    可是我们这位出色的狙击手确被黑幕政治弄得狼狈不堪,四处躲藏逃窜,他作为军人、更是作为狙击手的荣誉感、骄傲感和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侮辱。那些只会摆弄嘴皮子的政客把他原本还算平静的生活搅得一团糟,他对国家和军队的热情被一群骗子和小人无耻地滥用,谎言和罪恶代替了真实和公正。这些使他义愤填膺,他要像他的祖先在开荒美利坚西部那样用枪和血来了断这一切。他在我看来不是什么孤单英雄,因为没有那位和他一样有正义感的FBI“菜鸟”探员的帮助他不会成功,没有战友女友和探员朋友以及检察官有意、无意地帮助他也不会成功。他是个善良脆弱而又正直的人,当通过制度和法律都无法解决显而易见的不公正问题,他只能用他擅长的狙击枪法把一切解决。他同时也是个可怜、可悲的人,被死亡紧紧地跟随,战友的死让他心情愧疚,无法开始过正常人的生活,也无法开始自己的爱情旅程;甚至不懂得如何去爱、去融入社会,只能过隐居生活终日和狗狗作伴,狙击手的职业生涯让他付出了太多太多。就是在影片最后当他杀死参议员后驾车和战友的女友行使在空旷的公路上更是让我们为他的前景捏了把汗,他能从此过上平静的生活吗?这不是什么美国英雄,而是一个悲剧人物的未知命运。他的正常生活就像那条公路一样无所适从,不知去向、遥遥而无止境。
    狙击手作为步兵是一个异类,而作为离死亡最近的人类何尝也不是一个异类。

金斯堡肯定是个大嗓门,否则他不会对着天空、旷野以及城市嚎叫——他的嚎叫也不会被全人类听见。 金斯堡肯定是个空前绝后的大嗓门,否则他不会对着男人与女人嚎叫,对着镜中的自我嚎叫,对着整个人类,发出野兽般的嚎叫。他在为保留最后的兽性而斗争。 他对着路灯、天花板甚至墙壁嚎叫,对着月亮嚎叫,对着监狱、精神病院、停尸房和加利福尼亚超级市场嚎叫:“我们上哪儿去,华尔特·惠特曼?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关门,你的胡子今夜指向何方?”他把惠特曼称为灰胡子的父亲。他是一个不听话的儿子。 他的犹太母亲是位疯女人。但她给自己的儿子写最后一封信时是清醒的,简直代表着整个世界在劝告:“钥匙在窗台上,钥匙在窗前的阳光下——我带着钥匙—— 结婚吧,艾伦,不要吸毒!”很遗憾,他在她死后第二天才收到这封迟到的遗书。死者都携带着钥匙,而金斯堡却永远地放弃了回家的钥匙,继续流浪。锁如同政 治、法律、性别以及道德一样,对于他是没有意义的。他既是母亲的叛徒,更是世界的叛徒,他自称“新的变种”,只对自己负责。 当金斯堡 在太平洋彼岸、在旧金山的露天广场、在世人的耳朵里嚎叫之时,我发现,人类声带的存在使机器相形见绌。没有比这更原始的乐器了,也没有比这更高亢的马达 了。这简直是一只有生命的喇叭,一朵膨胀的黑暗之花!我发现了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白热化的战争——他变形的肉体、他抽象的灵魂。这大工业时代的诗人、这人 类的儿子,是为自己而嚎叫的——不是为听众,更不是为上帝。 所以你很难分辨他的嚎叫是一种痛苦还是一种快乐。它有别于呻吟、呼唤、咆哮或呐喊。它是没有目的的。这是病人的嚎叫还是医生的嚎叫?是人性的还是兽性的?是来自天堂的还是来自地狱的?是饥渴的还是满足的? 也许金斯堡的嗓门像你我一样普通或平庸,只不过他嚎叫的方式令世界震惊——这撕心裂肺的,这声泪俱下的,一会儿像狂人,一会儿像孤儿。他是渴望征服呢? 还是在等待认领?一贯低吟的诗人种族,出现了嚎叫的异类。正如迪克斯坦在《伊甸园之门》中的评价:“50年代末,金斯堡在很大程度上仍是一个局外人,而且 是为主流文化所唾弃的活力、传统和异端邪说的绝妙象征……但金斯堡所代表的正是不久后大部分美国文化的前进方向。”不要误以为他就是时代的导师或传教士, 他不过是第一位遭遇荆棘的迷路者罢了。但他的嚎叫是无法模仿的。他是一位屹立在人类听觉中的诗人,以偏激的方式说服麻木的世界。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云顶娱乐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展示了目前美国军方狙击枪械的多种主打枪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