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种族上来说黑人上校与将军和警长之间相互敌

严重剧透

  当地时间4月19日,昆汀带着12位自己精心选配的演员在洛杉矶为自己前段时间意外泄露的新片剧本《八恶人》搞了一场古灵精怪的所谓朗读会,而且仅此一场,之后的剧本将被打回重写,尤其是最后一章。之所以称之为古灵精怪,是因为虽然称其为朗读会,实际上却是融合了即兴表演、工整走位甚至是辅助道具于一炉的,例如库尔特拉塞尔在剧本中扮演的角色是赏金猎人John Ruth,他生擒了女悍匪Daisy Domergue,为了防止Daisy逃跑,将自己和Daisy铐在了一起,而现场朗读时,相邻而坐的拉塞尔和扮演Daisy的爱波塔布琳的左右手就真的通过一条镣铐铐了在一起,所以,可以将昆汀炮制的这出朗读会看做一出话剧的卸妆彩排,而且这个剧本确实更适合舞台。
  作为昆汀的忠实信徒,不能去现场观战甚是遗憾,于是找出剧本来解馋。前前后后两天时间读完,算是对昆汀这个新的项目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剧本在一开头就指出本片的呈现格式将是70毫米宽银幕,但个人觉得没多大的必要性,狭小的密闭空间占据了整个剧本的大量篇幅,对广维度的叙述视角依赖性不强,换句话说,情节才是这个本子最迷人的地方。整个故事只有两个场景,暴风雪中的马车和名为“米妮”的杂货铺,昆汀经典的篇章式叙事模式再次归来,剧本被分为了五个篇章:前往红岩镇的马车、枪之子、米妮杂货铺、四旅客、黑夜,白地狱,按照昆汀的构想,第五章将被重写,在这一章中,一干角色在极为昆汀式的乱枪互射中全部暴死,只剩寒风呼啸。
  《八恶人》的故事并不复杂,但是昆汀却非常巧妙的将故事的来龙去脉拆解重排,虽没有当年《低俗小说》那般出神入化,但也起到了出人意料的戏剧效果,而随之产生的黑色幽默,以及精心构想的恶趣味对白,也是昆汀作品所必需的。146页的剧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赏金猎人Ruth几经周折终于捉拿到了女匪Daisy,带着她乘坐马车前往红岩镇领赏,路上遇到暴风雪,碰上了黑人中校兼赏金猎人Warren,以及红岩镇的新任治安官Chris,二人同样前往红岩镇,被暴雪困住,希望搭个顺风车,一番猜疑磨合后,Ruth同意二人上车。雪越来越大,车夫OB将车赶到了著名的杂货店和驿站——“米妮杂货铺”,希望暂住几日,等雪过了再走。奇怪的是,店主Sweet Dave和米妮都不在,一个诡异的法国人Bob自称接管了此地,店内还休息着一个英国人Oswaldo,一个老者Smithers和一个年轻牛仔Gage,Ruth等人小心翼翼的住下了,殊不知这是一场Daisy的老哥,墨西哥悍匪Jody前来解救妹妹而布的局。于是乎,一场神经紧绷,阴险狡诈,充满未知危险的生死博弈在这群亡命之徒中悄然拉开帷幕,等待他们的,只有相互毁灭的宿命。
  昆汀的聪明之处在于,他赋予了每个角色极其鲜明的个性和经历,这种个性与经历不仅仅丰富了角色自身,而且还能和其他角色产生除主线之外的激烈冲突。好比Warren和Smithers,扮演他们的是塞缪尔杰克逊和布鲁斯邓恩,这两个角色之间的私人恩怨是在主线故事之外的,却是整个第三章“米妮杂货铺”的关键情节,也是昆汀施展自己疯狂而邪恶的想象力的主要落点,这两个角色间的对峙同Jody解救妹妹这条线索没多少必然的联系,却让整个剧本更加好看,更加耐看。除此之外,第四章“四旅客”则完全交给了闪回,之前困扰观众许久的Oswaldo和Bob等人的真实身份也在此揭晓,同时也展现了Jody与其同伙的默契配合,而紧跟着便是接下来的最终章大决斗,观众的心自然也跟着早早的提到了嗓子眼,为其他角色的命运而担忧。扮演这些角色的是蒂姆罗斯和迈克尔马德森等人,在银幕上真正表演起来时自然定会相当过瘾。昆汀确实用精妙的情节布局构建出了阿婆式的悬疑感。
  《八恶人》中依旧充满着能令昆汀的粉丝会心一笑的设置,比如经典的“红苹果”牌香烟这次以烟草的形式再次出现,而一如既往的对待种族主义模凌两可的态度以及对咖啡品味的精彩辩评也构为了对白的主要部分,结尾的乱枪互射更是昆汀钟爱的动作场面。看看当天朗读会的演员名单,从塞缪尔杰克逊这种御用男主到佐伊贝尔这种御用替身演员,基本都是昆汀的亲信,颇为奇怪的是克里斯托弗瓦尔兹为何没有出现在表演嘉宾的名单内。总之,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昆汀剧本,完美展现了昆汀的写作天赋以及他作为电影作者那精准的判断力和掌控力。现在的昆汀,已然步入了创作的成熟期,年轻时的轻狂被更多的老练所弥补和改进,此时他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会令喜欢他的人兴奋不已。不管《八恶人》是否会重新启动拍摄,仅仅从这个剧本里,我们就已经嗅到了鬼才那永远才华横溢的无限魅力。

我一直自诩为昆汀死粉,是因为第一次看到《低俗小说》时完全被震惊了。我从未想过电影还可以这样拍,把剧本解构拆分后赋予故事新的生命,昆汀应该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但他让我明白了电影不止于视觉上的乐趣,从此以后,看电影对我来说就不是一种简单的娱乐了。我非常欣赏昆汀从影前的经历,他在一个录像带出租店打工,因为工作便利阅片无数,众所周知昆汀经常会借鉴其他电影的桥段,当然用他自己的话就是直接抄,他是一个真正的影迷,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观众想要什么,他的脑子总会里蹦出某天深夜从录像带中看到的桥段,并把它转化为自己的东西,这一点是很可怕的。

在看完《被解放的姜戈》后,我觉得昆汀实在太适合西部片,当得知他的下一个作品还是西部片时,自然非常期待。而《八恶人》和《被解救的姜戈》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后者昆汀风格很浓,但仍未脱离传统西部片的感觉。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八恶人》带给我的感受也许更像他本人出演的《杀出个黎明》,是昆汀借西部片外壳而进行的只属于他血腥杀戮的狂欢派对。看过《杀出个黎明》的人应该对电影前半段是犯罪片,后半段画风一转变成妖魔横飞的b级片所带来的这种荒诞感映像深刻,《八恶人》虽不至于有如此重大的反转,但前后不同的感觉仍然比较明显。

此片的话剧感是非常浓重的,演员的表演念白,场景的设置,当然还有昆汀喜爱的章节形式都可以体现。影片的主要场景是一个被暴风雪包围的木屋这一经典的封闭空间设定,让人很容易联想到阿加莎的推理小说(而且片中的确有推理部分)。虽然片名叫《八恶人》,但屋内共有九个角色,分别为:绰号“绞刑人”的赏金猎人和他的女犯人,曾身为北方军上校的黑人赏金猎人,新官上任路上的警长,前面四人的车夫,去为自己失踪儿子做墓碑的南方军老将军,代理看店的墨西哥人,负责执行绞刑的刽子手和孤身一人旅行的牛仔。电影前半部分的人物矛盾是非常复杂的,这些矛盾几乎存在于杂货店内的每个人之间,这让电影的气氛一直是非常紧张,但这时人物的角色关系是相互克制的。如“绞刑人”、刽子手、警长、女犯人在身份上相互关联;“绞刑人”觉得屋内有前来营救女囚犯的内应,他信任黑人上校和车夫,怀疑牛仔与刽子手;黑人上校则在怀疑墨西哥人的身份;从种族上来说黑人上校与将军和警长之间相互敌对;政治上来说的话,“绞刑人”与黑人上校是北方支持者,警长与将军是南方支持者,黑人上校甚至还与将军在战场上对峙过,而如果他想杀掉将军的话,这又会牵扯到司法问题,刽子手与警长不会坐视不理。如此一来他们九人便无法随意打破这众多矛盾所形成的微妙平稳,甚至做好了在暴雪中被困两三天的准备。

而昆汀会让这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下去吗?当然不会。黑人上校首先做出了行动,他用了我能想象到的最恶毒的方法,或许也是影史中空前绝后的方式,刺激将军拿起了手枪,以自卫的方式射杀了他。这时旁白声(听起来应该是昆汀本人,有种在看导演评论音轨版的感觉)响起,告诉我们,在众人的注意力被刚才的骚动吸引的时候,其中一人在咖啡中下毒。这时电影的气氛瞬间紧绷,不知谁会去喝咖啡,他会不会死。就在这样的猜测中,“绞刑人”与车夫喝下咖啡暴死。这样之前所建立起的平衡关系因为毒杀瞬间被打破,黑人上校作为唯一持枪角色迅速掌控了局面,他唯一信任的人是警长,因为后者在喝下咖啡前逃过一劫。不过黑人上校首先开始探究的是他一直在怀疑的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墨西哥人是否杀掉了这个杂货店的主人。经过推理之后,发现他果然与屋主的失踪有关,于是黑人上校干净利落的干掉了墨西哥人,打爆他的脑袋。当他回过头来准备着手寻找下毒凶手时,镜头下移,随着地板下某人一句:“跟你的蛋蛋说再见吧。”昆汀又一次打爆了人家的蛋蛋,并且让电影在下半部分走向了另一种发展。

电影接下来交代了其实原本在屋内的刽子手,牛仔,警长,墨西哥等人都是跟着女囚犯的哥哥来解救她的同伙,其哥哥是一个团伙成员赏金均超过一万元的帮派首领,他们杀掉了除了路过的将军外杂货店内的其他人,留下一名老人增加可信度。在准备妥当后,他们各自扮演自己的角色,女囚犯的哥哥则藏在了地下室内,之后打爆了黑人上校的蛋蛋。这时,电影之前所营造的人物关系与矛盾全盘推翻,变成了警长、黑人上校与剩余帮派成员双方之间的博弈。因此我产生一种当年看 《杀出个黎明的》的感觉,同样是影片前半部分所塑造的矛盾关系被全部推翻,后半部分开始大杀特杀。此时他们二人虽有武器,但身负重伤,他们先把藏在地下室内的哥哥叫出来,就在兄妹二人深情对望之际一枪打爆了哥哥的脑袋,脑浆喷了妹妹一脸。昆汀从来不给小矫情们一点机会,当我看到这一幕时暂停笑了好久,干得太棒。后半部分人物的矛盾关系变得简单,于是昆汀在剧情发展上选择了不断出现意外状况的方式。首先女囚犯和其余帮派成员企图离间他们二人,以己方死去和将死的成员赏金为诱饵,剩余在镇上埋伏的成员为威胁,诱使警长杀掉黑人上校。但不等他们说完,黑人上校便射杀了刽子手,接着又在牛仔拔出藏在桌下的手枪开枪前干掉了他,就在上校想继续干掉女囚犯时,手枪却没子弹了。这时只有警长手里有枪,女囚犯试图继续说服警长,却被出乎意料的拒绝了。基于前半部分他们二人种族,政治等各方面的矛盾,这个结果就连黑人上校也很惊讶,他之前打算抢先杀死对方应该也是对此有所担心。可就在他以为可以松一口气时,警长居然又因为失血过多晕倒了,他因为蛋蛋被打爆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只能眼看着女囚犯挣脱锁链去拿枪,而就在女囚犯拿到枪的一刻,她被清醒过来的警长一枪击倒。最后,在黑人上校的建议下(这一段昆汀用了将近景远景的人物分别被清晰对焦的镜头同时拼接在一个画面里的方式,使画面内没有主次之分,在昆汀的多部电影里均有出现),警长第一次也是左后一次履行他的职责,判处女囚犯绞刑,完成了“绞刑人”所坚持的关于“司法正义”的信念。最终,奄奄一息的两人在等死的时候,警长提出想看看之前被他亲自拆穿的黑人上校所持有的那封来自林肯的信。看完之后他如先前“绞刑人”一样感叹信的结尾非常感人,就如同之前他们二人看起来是最不可能和解的组合最终却相互依偎一起等死一样显得有些讽刺。

本片虽保持了昆汀一贯的章节形式,但是在剪辑顺序上并没有大做文章,只是简单地使用了插入倒叙的手法,将电影分为两个部分。剧情上仍然是以昆汀试的话唠推进,电影开始时黑人警长和车夫的对话一下就可以将观众拉进昆汀的节奏中。昆汀电影中的人物经常会开始自顾自的谈论起自己的看法与观点,或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过我想只有昆汀才能将这些对白写的如此吸引人吧。再看片中的角色基本都是昆汀电影中的老面孔,每个人从口音到表演都发挥的都很稳定,稍稍用力的表演感觉更加强了电影话剧感。不过片中迈克尔马德森德存在感始终很低,当然这也与他电影中的角色(所扮演的角色)有关,但当他伴着温情的音乐去追杀逃走的店员时,好像让我又看到了当年一边跳舞一边割去警察耳朵的金先生,电影中互相对峙怀疑内鬼的情形也让我想起了《落水狗》,不同的是《落水狗》中仍有粉先生一人生还,而《八恶人》中出现的角色,全都死了。

昆汀算是比较低产的导演,虽然他的个人风格非常浓重,不过仍然可以看出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在改变。现在的他并不用依靠非线性叙事来炫技,而是仅仅是依靠相对复杂的人物的性格,矛盾和对话就能给我们展现一段精彩的故事。能看着他在每一部电影中的不断进化的过程真是件非常幸运的事,唯一遗憾的就是昆汀为了《八恶人》在电影院放映时增添仪式感做出了诸多努力,可我们却无缘在电影院中感受。期待以后还有更多机会,像当年《被解放的姜戈》被引进一样,能在电影院内看到昆汀的更多作品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云顶娱乐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从种族上来说黑人上校与将军和警长之间相互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