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梦想就如漫天繁星的夜空里,这就是他们

看这篇影评前应该抛弃一点,制作动画的人,和看动漫的人无关联,以分析制作动漫背后的目的是无意义的。
不如从把整部动漫加上本国文化根基而变为被分析者。
第一次看这部动画是在初升高,记得当时看完热血沸腾,无比迷恋鲁路修,完全被动漫剧情画面套牢,觉得鲁路修非常伟大和厉害,能做出这样的牺牲,哪怕被全世界厌恶。当时对日本不了解对自己,自己的学校甚至家庭都一知半解,逃避真正的现实世界,但那时候并不真正意识到是鲁路修的什么在吸引我。
这次第二遍回顾,是建立在对日本这个国家的好奇,抛去民族国家历史的仇恨和纠纷,我好奇为什么在这样的状态下,在不断的深入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中,却无法控制的对日本文化热爱。这种热爱是对文化领域的单纯欣赏,不论浮世绘,花道,剑道,和对自我精神的执念与追求。
在没有以一个理性的状态和自我明辨思考的状态下,其实很容易被洗脑,一种帝国主义操控下,自卑中引爆的极端自负心理,为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找一个合理的理由,企图抛弃所有悲剧对他们精神上仁义道德的压迫,从非日本人的角度,这是一个借口,是在找理由,对日本人而言,这就是他们的精神世界,耻感文化, 日本人的人生观,忠、 孝、 情义、 仁。带着这个大前提去看这部动画,不难发现,整部动漫没有脱离这四个字,但是,不是支持,能感觉到整个人物的内心是矛盾的,当这四样发生冲突时,矛盾就出现了。
跳出这个话题,日本保留着对天皇这一虚幻的信仰的无限忠诚,至今对几乎所有本国人而言,依然未曾改变,包括所谓的神道教。从过去到现在的动漫,日剧都可以感受的出来。所有的罪恶不是天皇的罪恶,所有的失败也不是天皇的失败。它就像一朵永不凋零的美丽花朵。在孝与忠之间出现矛盾,忠为先,哪怕牺牲孝道,情义,仁义道德。回味一下鲁路修所做的一切,从最初对娜娜莉的守护母亲的守护,到毁灭自己的母亲,牺牲朋友,甚至背叛娜娜莉,肯定自己才是那个值得掌握全世界的人,尽管最后鲁路修的消亡也无法改变zero成为永久神明的象征符号,就好像在说,我这样的悲壮,这种伟大的牺牲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这种极端自负的心理,但是人类是无知的,愚昧的。这也决定他了牺牲的方式。这也是整部动漫下意识或者有意识为自己精神的执念和极端行为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作为整部动漫的操盘手,不论有意识,还是下意识,这部动漫从制作开始,根源问题就永远不会讨论出一个结果,因为每一个矛盾体存在之前,就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他无法做到自我否定,接受现实。
仔细回味整部动画,最终结果仍旧是不列颠统治整个超级合众国,统治者是谁,朱雀,朱雀是什么人?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如同日本构想的亚太共荣圈,而认为只有日本才能够使所有人获得幸福。而这整个过程最终的最终表意上为了谁,为了所有平凡的人们,但是描写人们幸福困苦压迫的又有多少,完全是强加给观众的画面,或者是他们无意识展现了他们的内心,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不然就太单纯了一点,在没有战争的状态下,幸福美好和痛苦不幸永远是不相上下,并存于世的。而战争中的死亡痛苦压迫,去了哪里,被强加上了忠诚和至高无上的追求,但是还有什么比战争更让人苦不堪言。幸与不幸都是日常,就看你看到了什么,不是么。
好了,在保持了这些大的前提之下,愉快且亢奋的看完了动漫,顺便补充一句,真的不要小瞧娱乐世界里的一切存在对你的影响,不过就是部动漫,不过一部电影,不过一部游戏,但是大多数人真正卸下装备和面具,释放自我的时候,观念最容易被改变的时候,就是休息娱乐的时候,意识是被你所接触的事物操控者的,潜移默化中,不知不觉中,同一时刻下很难自我对自我做出批判和反思的。
好了,回到前面,为什么还是会被吸引这个问题上,从哲学的角度或许解释得通,本我,自我,超我,超越肉体而存在的精神,和被精神驾驭的灵魂。对GEASS,也就是对自我价值及追求得到释放的一种强大的力量的渴望,对一种充满使命感和干劲的无限追求,对于迷茫的一代人,中国缺少一种系统的对待文化的尊重态度,活的太不真实,是我的最直观的感受,之前作为实习生在社保局干了一个多月更是深有体会。没有什么东西能被真正打动,包括艺术,一切都太过虚伪,它虚弱无力,如同瘫软的耄耋之人,无法信任又怎么会有执念,没有执念便也不会去追求,只能在私下里变成一篇篇充满愤怒和情意的句子画给找不到方向的自己。我想成为一个艺妓,做寿司的,想成为三目代的纹身师,可惜这些都不能让我产生一种归属感,自豪感,因为它们本身不属于我的世界,依旧无法产生一种充实,为之用一生去追求的存在。不抛弃,不放弃,不背叛。
记得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数学,每次写东西就像在做一道证明题,思考的过程就是演算的过程,而每道题最终都会有一个答案,无解也是答案的一种。还有一种是从正无穷到负无穷,无数生命就在这无穷之中出生死亡,意外的出生,意外或有意的死亡,我是不是可以这样,不管成功,不管失败,不管死亡,有意或者无意,只是尽全力,希望在消失之前为自己的心建造一面没有死角的镜子,为了抛弃失望和迷茫才用这部动漫去做这道证明题,或许,我可以得到一个答案。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梦想,可大可小,大到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到那些事;小到你想入手哪款最火爆的手机,想使用哪款知名的香水,在梦想面前,人人平等。

拥有梦想的人不做选择题,他们只做证明题。

这句话是和菜头和老师在他的《槽边往事》里的一句话。那天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很是赞同里面的一个观点。

谁到年轻过,所以谁都心比天高过,但是未必每个人都曾经飞过。有必要告诉所有人那些值得上报纸或者是电视的例子都是特例,在每一双翱翔云层的羽翼之下,都有累累的白骨,它们没有阳光,只有遗忘。在保持目光向上的同时,应该了解大数平均的铁律—绝大数的人必须要过着庸常的生活,这是所有人所无法逃避的命运。

大多数人必须要过着庸常的生活,而且这是无法逃避的命运,这句话读来真是让人沮丧,所有的奋斗者的梦想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让人很遗憾的看着那个离你很远的地方,有一只拉磨的驴,它的前面有胡萝卜一样的东西,在晃荡。

我们所听到看到的,那些闪闪发光关于梦想的故事都是媒体和人们争相传颂的,因为只有闪闪发光才会吸引人去听去感兴趣。所以,有时候,我们的梦想就如漫天繁星的夜空里,一只萤火虫的光亮一样,和浩瀚宇宙比起来,微不足道。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飞翔。

上一次挑战全程马拉松是我跑步以来一个小小的梦想,当初的想法很简单,别人能跑,我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只需证明一下就OK了;五个小时内单程骑行100公里,配速放到每小时20公里左右,应该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坚持每天写字1000,坚持100天,别人有前车经验,我大概也许能做到。

在梦想开始之前,你要克服一些障碍,比如你思维里的固有的一些东西,先入为主设置的各种小框框。比如在跑全程马拉松的时候,一些观念就已经出现在脑海里了,路上太热怎么办?一个人全马会不会不顺利,补给怎么办?终于你权衡再三,先奔跑起来再说吧,所以很多的假设往往是对你束缚,你只需动起来。

我一个朋友非常想从事一个职业,给我大谈他的理想和抱负,片刻的激情演讲过后,然后给我说起来,他们说,做这个行业要有很多的人脉,可是我认识的人很少;他们说,一般的新人做这个兴趣只有三周时间;他们说,像我这样外地的人,在当地没有太多的社交圈子,一般任职也就两年,就会离职,朋友这时候看起来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

他的梦想这道证明题假设条件真得是太多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确定了要去做,那么,就先做起来,就像当今很多人追捧的网红咪蒙一样,带着创业失败的公司,带着一班人马来北京闯荡,她们也是人生地不熟啊,也是没有任何圈子可以攀附,办公场所从不知名的小破地方搬到soho望京的繁华地带,用她的话解释努力和拼尽全力,就是努力的时候就认为是拼尽全力了,拼尽全力的时候你还是认为自己不够努力。

如果你真的确定了一个梦想,你可以这样想,达成这个梦想实现的硬件是什么,是那一方面的技术,你具备吗?如果不具备就去让自己具备这样一个条件;第二要考虑下,你真的够拼吗?是那种拼到让自己感动自己的那种程度。

如果这两个方面都不考虑,那么就洗洗睡吧,明天看新的太阳。

我去,今天又要到12点了,今天的公众号文必须发出来。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云顶娱乐app,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的梦想就如漫天繁星的夜空里,这就是他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