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自己是真的真的是个好人吗,这部作品也

起初看见相当露骨的色情表现,以及高度真实血腥的镜头,我是很震惊的。因为是在Netflix独播,所以尺度会大些。 后期人类社会混乱的场面让我看着难受,其表现无过弱过强,但是主角一行人受到极大的伤害,我很想掀桌而起。 查看豆瓣,算是我不识货。本作的原作在七十年代便被创作出来,原作者是永井豪,老一代漫画家。 可是我后期的观看体验很差,女主及其朋友家人惨死,无辜者惨死……这很正常,但是并不有趣。也许我需要一个上帝视角,或者铺垫性的描述,需要导演照顾到我的情绪。 即使这揭露了人性的丑恶,赞扬了人性的善良,这部作品也高度架空,缺乏明确的现实意义,毕竟真实世界哪里有这么一个恶魔种群呢?因此算是自己创造出假想敌,然后自己伤害自己了,这种疼痛我不愿意接受。 此外,第十集末尾,算是对飞鸟了的所谓洗白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无法接受洗白。 要想更深刻地评判本片只能去了解原著,并且了解staff。可是那是七十年代的老漫画了,我不会去看,也许中二少年会去看,但是其实不能看,这是十八禁的作品,有精神污染的。 也许是我对动画的理解不同,一部动画应该给观众带来巨量的负面情绪吗?动画是一种表现形式,可以拿来宣传、教育、娱乐。本作是娱乐品吧?那后面的娱乐作用是没有的,所以它不好。当然,这是我完全主观的见解。

5、理解就是力量

我们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会高估自己的能力。所以看了这么多,肯定很多人都会想,成为恶魔的那个人肯定不会是我。这是多么简单的事啊。可实验证明了这些所谓的恶魔跟我们无异,只不过我们很幸运地没有掉进残酷的情景中罢了。

但英雄是有的,你可以看看你符合吗?

津巴多教授说,英雄主义是邪恶的解药。但英雄不是超人,是平凡人。不是以自我为中心,而是以社会为中心。他们在等待一个合适情景,就能够成为英雄。就是当众人都冷漠的时候,你能够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与群体规范相左,做你认为正义道德的事。

重点是你怎么才能保持独立能力呢?那就是理解,理解就是力量。就是你能够完全明白情景、系统,甚至只是一件制服如何可以改变一个人。明白这一切是怎么运行的,你就有更大的可能能够抵抗情景压力了。

如果你觉得这一切有用,无聊的时候跟其他人聊聊这些有趣的问题,也许你就给了一个其他人当英雄的可能性了  :)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鸣人地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你不必急于回答,当你耐心看完这篇文章的时候,你就不会坚定地标榜自己是个好人或者恶魔了。给你穿上一件制服,很大可能你就成为了屠杀犹太人的纳粹分子,也许你就是阿布格莱布监狱里虐待囚犯的美军,甚至让你用及其残忍的方式结束你家人的生命也是那么简单。(请耐心读下去,我会用我的经历告诉你,翻版切切实实就在你身边)

-

1、斯坦福监狱实验(1971年)

津巴多教授为了证明环境能在多大程度改变人而进行了斯坦福监狱实验。他们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个地下室模拟了一间监狱。然后发广告招聘志愿者充当狱卒和囚犯。他们挑选了测试出最正常的24个人,随机分成了狱卒和囚犯。请记得正常这两个字,也就是把狱卒囚犯替换成你我,后来发生的事一样会在我们身上重现。

狱卒换上了制服。而当囚犯的志愿者也被真的警察带过来了,他们被扒光了,被检查身体,被清洁,然后换上了带编码的囚衣,没有内裤(见第三张图),头被套上了女性丝袜。监狱、狱卒、囚犯、警务长、典狱长都已齐全,实验就这么开始了。

(以下照片是真实的实验照片,见下方链接津巴多教授的TED演讲视频)

扮演的狱卒

扮演的囚犯

这些扮演的狱卒被要求不能够使用暴力,其次就是看好这些囚犯。不管是扮演狱卒的还是囚犯的志愿者,都认为这是一份好赚的外快,这是实验是有偿的,志愿者一天可以拿到5美元的钱。

可就是这些坚定地认为这不过是个实验的志愿者,一个囚犯在36个小时内就崩溃而退出了实验,其他的囚犯在5天后同样崩溃了。而狱卒呢,短短几天就变得无比嗜虐,虐待、性侮辱、甚至强迫囚犯模仿鸡奸。津巴多教授说的,这些正常的大学生仅仅5天就做到了美军2004年在阿布格莱布监狱犯下的罪过。如果实验者允许暴力,情况会更加糟糕。

五天后崩溃的囚犯

被扒光的囚犯

那,这一个星期里,斯坦福监狱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一天,狱卒显得无比笨拙,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囚犯则嘻嘻哈哈地彼此打趣。但一旦他们进入角色,情况就改变了。狱卒为了驯服囚犯,让他们没完没了地报数,没有睡眠;用警棍揍反抗的囚犯;关黑屋子;不让上厕所;让囚犯挨饿;随机惩罚囚犯;扒光衣服性侮辱;让他们模仿鸡奸等等。

我向一个朋友谈到这个实验的时候,他问我,这些狱卒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根本就没有好处,他们好好呆着跟虐待囚犯一样,都是拿着一天5美元的试验费。我们看看充当狱卒的一个志愿者怎么说自己就开始虐待囚犯的。

一旦你穿上制服被赋予一个角色,我是说,一份差事,有人对你说:“你的工作就是管好这些人。。”然后你就会变了个人,不再扮演穿着休闲服的角色了。当你穿上卡其制服、戴上眼镜、拿着警棍时,你就会真的变成狱卒,你会开始演起那个角色。那是你的戏服,穿上它,你就要照着剧本演。

                                                                                                         ——狱卒赫尔曼

(注:这个实验是违反伦理道德的,津巴多教授也得为这个实验负责)

2、斯坦福监狱实验的社会动力学调查   

 津巴多教授在《路西法效应》这本书分析到,让好人转变为恶魔的罪魁祸首就是“情景”还有“系统”。在斯坦福监狱试验中,情景就是这个实实在在的监狱环境(哪怕是模拟的),这的一切一切都在告诉你这是监狱,甚至是因为缺少厕所洗浴设施而引发的恶臭。而系统就是监狱、嗜虐的狱卒,放任的典狱长,甚至还有文化环境、制度、国家。

系统创造了一个情景,情景里每个人就只是个没有自我的演员。在这个情景中,一系列的心理机制在变化,从众、服从权威、顺从、去个人化、去人性化在作用,那么恶魔、受害者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诞生了。

那制服在这其中有何作用呢?

Ⅰ  制服强化情景、系统的压力

制服能强化情景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就像刚才狱卒赫尔曼说的,当你穿上卡其制服,戴上墨镜,带上警棍,你就会真的成为狱卒。而带有编码的囚衣更是无时无刻在提醒你你只是个囚犯。

而系统呢,这个系统最突出的是狱卒—囚犯的权力结构。仅仅是警服跟囚服的差别,就显示着狱卒的高人一等,警棍同样提醒狱卒你可以毫无节制地揍囚犯。而囚犯的装扮更有侮辱性的色彩。带上手铐意味着是去了自由、头被套上了女性丝袜意味着你是只配被侮辱的下等人、没有名字只有编码意味着你不再是你、没有内裤生殖器那么容易暴露意味着你没有任何隐私。这一切都告诉你,在这样的权力结构下,你只有挨揍的份。

Ⅱ  制服加速了去个人化

实现去个人化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匿名化,一个分散个人在群体里的责任。

当一个狱卒穿上制服的时候,他就不再是母亲乖巧的儿子,也不是女友温柔的男友,他只是一个狱卒。而且在这个封闭的监狱环境,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也没有人对此感兴趣。狱卒就这么简单到达了一种匿名的状态。囚犯更简单了,他们没有名字,只有编码,他们只是一堆数字,不是哪个人。

当你穿上制服,你就会明白你是属于哪个群体的,在这个群体里,你的行为只要是符合群体规范你就可以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穿上警服,虐待就没事,有人为此怪罪你。穿上囚服,你得知道顺服,不反抗。如果反抗,你甚至会被你的同伴,其他的囚犯而孤立。

Ⅲ  制服推动去人性化及道德脱钩

当人不再是人,只是东西,是动物,是蟑螂,那么一切令人发指的虐待、暴力、性暴力、屠杀、种族灭绝都是自然而然的事。这就是去人性化的力量。

在斯坦福监狱实验里对囚犯的行为就是毫无人性的。编码让你变成了一串数字,而不是人。给你套上女性丝袜,不让穿内裤、甚至是扒光你,如此暴露自己的生殖器,你还敢说你是人不是动物吗?

当去人性化后,那接着就是道德脱钩。这座监狱就沦落成没有道德约束的地狱。虐待囚犯、性侮辱囚犯,怎么可能错了呢?他们只是东西啊,只是数字,或者连动物都算不上。

现在你该知道一个正常的社会化有多重要了,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道德。我们都该为老妈小时候告诉我们不能吵架,不能打架而庆幸。因为如果我们暴露在一个跟道德脱钩的环境里,我们可能活得不如一只蟑螂来的有尊严。

4、回到我们吓人的身边

如果你觉得监狱或者战争还离你很远的话,那么就听我接地气地唠叨几句,虽然我并不觉得监狱战争离我们很远。加一句,传销组织或者邪教也是这么运作的呢。

那是两年前,我大一时,舍友让我跟她去隔壁工业大学听一个商业讲座(我们学校不允许校外活动占用教室)。她就冲着一个免费送的资料去的啊囧。到了一个大礼堂,就是一大批人听着一个导师瞎扯。无非是他说自己以前穷,后来参加了一个培训商业人才的项目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然后就是鼓动我们参加他们商业培训夏令营,只要三四千,是的你没听错,不要一两万,只要三四千就可以参加三天的夏令营。

像我跟舍友这种一开始就打算不掏一分钱的人,在礼堂被个别做思想工作,事后电话骚扰,还把我们叫到他们一个据点约谈。尼玛,居然在我们学校有据点!一个哥们给我们洗脑的时候,我顺手翻到他们一份内部资料,写着导师在说穷的时候该有眼泪骗观众云云,我就拿着那份资料狠狠嘲笑了他们骗钱的拙劣,从此,他们就消失在我们的世界了。

当然了,我的衣装确实改变了我的性格。

                                    ——威廉▪莎士比亚,《冬天的故事》(The Winter's Tale)

6、结语

你是好人吗?你确定自己真的真的是个好人吗?

可是我们不需要无法抗拒情景压力的好人,我们需要的是英雄!

有人相信,导师对待大学生跟美军对待恐怖分子用了同样的方式吗!!!

大学生还自己交了钱的呢,真他妈讽刺。

还有就是让参加者做极限挑战活动。就是让每一个人站在一个很高的平台,然后跳下去,下面是你的同伴,他们会接住你。当然,阴险的导师说服了每个人都跳下去了。完成任务的大学生们竟然抱在一块,为了他们的团结而感动地痛哭流涕。要我为他们痛苦的照片配一句说明的话,我会写让洗脑来得更猛烈些吧~~

你不得不承认这样圈钱的商业培训可以说渗透在每个大学。如果非让我对这种状况乐观点的话,我只能说,还好他们仅仅是对你口袋里的钱感兴趣。也许有人能够意识到这是无耻的圈钱活动,但谁想过这样的活动很容易给学生留下严重的心理创伤。想过吗,他们的这种方法可以轻而易举把你变成上文说到的所有杀戮者里的一员。

还好还好,他们对把你们培养成杀戮者不感兴趣,他们更喜欢你们的钱。

还有就是在有钱的中年人里盛行的心灵培训,一样的道理不再赘言。

还有值得我们注意的就是校服、职业装之类的制服,不能因为这些制服没有引导我们去做恶,我们就可以对这些制服放松警惕。当你穿上校服的时候,愿你不会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你可以怀疑老师的权威,可以怀疑成绩是否是一切。

还有职业装。每次看到链家地产的员工穿着职业装在街上跳操的时候,我都会邪恶一会,这跟邪教没差嘛。同样的,不要因为穿上职业装而丧失思考的能力。千万别信的就是,努力才有收获,低工资是合理的,有成绩才有回报。无比强调这点的公司,除了会骗廉价劳动力,你别期望它们能干嘛。

当然,最根本的是改变整个让人作恶的系统。

在阿布格莱布监狱,是7个美军虐待了囚犯,但津巴多教授坚持认为安全局局长,以及总统布什都该为这件事负责。是他们对暴力的倡导才是这个系统运作的根源。

你是个好人吗?你确定自己是真的真的是个好人吗?

重点来了,我要说说他们坑爹的夏令营!!!!

导师为了让我们交钱,给我们看了他们往届夏令营的照片。嗯,只要你参加了就能日赚3000小意思了,还不快来?

在他们完全封闭的夏令营里,所有的参加者都穿上了军训服。一个商业培训穿军训服很奇怪吗,现在你该知道这才对最正确的做法了吧。给你穿上军训服就是为了去个人化,然后让你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且让你绝对服从长官的命令。一切洗脑的开始啊。

导师还动容地说他们为了完成艰难的培训任务,甚至三天两夜没有睡觉,晚上在集体做头脑风暴!!我当时的反应是你们有病啊。现在我知道了剥夺睡眠是件惨无人道的事情。在斯坦福监狱里,狱卒就是让囚犯报数而剥夺睡眠。重点是,2004年,美军对待恐怖分子里就有一条是剥夺睡眠!!!

3、例子补充:军服与战争

我们的文化智慧就是发明了如何让军人穿上军服后,可以在战场上英勇杀敌,回家后还是好人。当然,这的杀敌并不是只是敌人,同样可能是平民,无辜的妇女儿童老人。不管你是谁,只要是正常的人,在战争这个大熔炉里,你都将被塑造成嗜血的另外一个人。

R.J.Watson研究了各国的军队穿上军服是否会让他们更加残忍。实验的结果让人非常惊讶,军服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如下表:

看看下面的军装,想想看,当你穿上的时候是否会让你达到匿名的状态,从此杀戮的那个不是我,只是那个穿上军装的人。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云顶娱乐app,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确定自己是真的真的是个好人吗,这部作品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