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始Rick总是突然带上Morty冒险让小男生有些措

今天麻麻要为大家介绍一部美国动画片——《瑞克and莫蒂》。
就风格来说有些像《欢乐树的朋友》,节奏紧凑、脑洞大得让观众意料不到,正因如此,麻麻一口气看完了《Rick and Morty》的整整两季。
整部动画的画风可以说是比较随意,除了这一家人之外,其他物种似乎都不太正常。
失踪了整整二十年的爷爷Rick突然出现,白吃白住在Morty的家里,引来一家之主Jerry的不满。
最开始Rick总是突然带上Morty冒险让小男生有些措手不及,但也沉浸在冒险旅途的欢乐之中,不过本就有些愚钝的Morty为此耽误了不少功课,也让妈妈Beth有些为难。
这是本动画的宏观背景,聚焦在这五口之家,每集都是独立的故事,都是一段全新的冒险历程。
这部动画绝对可以算作是艺术品,就像《心理游戏》带给观众的感官盛宴一样。虽然是一部科幻题材的动画片,但其中所传达的科学知识并不似《星际迷航》那样的宏伟,而是以轻松娱乐的方式表现。
当然,这部动画一定不太纯洁,不然怎么会吸引麻麻呢……科科。
《Rick and Morty》中也有一些电影的隐喻,比如第一季的第三集中讲述的是人体公园,主要是把人体的构造都拟人化,这是在致敬《侏罗纪公园》。
还有第二集是《盗梦空间》的梗,Motrt为了数学得A而在Rick的帮助下进入数学老师的梦里,然后遇到危险,为了活命就要不断进入梦中人的梦里。
美漫总是会设计一些无厘头的笑点脑洞大开,这也是其吸引人之处。
最近的一部美剧《怪奇物语》也是致敬一些八九十年代的恐怖电影,这也是值得推荐的,过几天麻麻有可能会推这部美剧的影评哦,在此预告一下。
言归正传,在《Rick and Morty》中也蕴含了一些教育意义。比如有一集中Jerry觉得他们家的狗太蠢了,于是Rick赋予了狗狗智慧。但一旦狗具有了智慧就开始统治人类,实施报复。
这样讽刺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某个次元里存在了沙发人的梗,人和沙发或椅子的地位互换,人变成了椅子,而椅子坐在了人的身上。
这一段有点像短片《雇佣人生》的感觉,但讽刺的意味依然不减。
美漫总是喜欢构建一个宏大的世界观,这部动画短片也是如此的。在《瑞克和莫蒂》里,世界观的原则就是——nothing is impossible(一切皆有可能)。
Rick是个科学怪人,他有一把穿越次元的枪,可以到各个次元和世界,这已经不是宇宙之间的穿梭了,而是二维和三维、抽象和具象的穿越。
在影片中总是能看到各种成人隐喻,各种屎状的城堡,各种奇形怪状的外星人。当然也不乏致敬电影的角色,鸟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第二季延续了第一季的故事,但是脑洞更加一发不可收拾。知道什么叫寄生物吗?
有一集就是专门讲寄生物的,说白了就是人们想象中的人物,是寄生在人脑中的一种抽象的意识。
它们只会带给人们欢乐的情绪,因此也存在了迷幻的作用。
这些情绪不是不好,而是日子久了会麻痹自我,因此Rick就是要想方设法除去这些寄生物,而判断它们真假的方式就在于关于它们的回忆是否存在痛苦。
因此当Morty一家互相回忆的时候发现都有关于对方的痛苦回忆,说明他们是真实的,而且正因为是家人才会存在痛苦的经历和伤害。
美漫总是能在欢笑间带给观众一些启迪,并不是白痴才会看动画片,这也是美漫会影响世界的原因。
当然其中也不乏对现实的调侃,因此这部动画片并不是完全架空的,而是发生在现在时刻的故事,很可能就在我们身边,只是不同的次元而已。
Rick不止一次地提出了多次元的概念,不管是复制人还是人格分裂,都给人不明觉厉的感受。
正所谓“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不疯如何能成就天才呢?因此麻麻决定跟着Rick一起疯下去了。

反观昨天的「得到」例会,脱不花国内期间把自己关在酒店,刷完了英剧,还读了3本书(其中一本还是我读了1个月才完成30%的书);罗胖把得到的产品通读了一遍,并且刷完了1本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麻蛋小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以下为自己过年期间的零散思考记录,争取抽时间系统化输出一遍。

好在想起笑来老师的一句「自我开导」语:我们都必须承受着历史的结果,执拗的向前(历史已经发生,无法改变,赶紧行动吧~)

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实在害怕。

02 提案能力决胜负

「一条」创始人徐沪生的核心算法,他分享说是审美能力,对美好生活的审美能力。

这种能力甚至能让他们撰写内容的同学,转岗为电商选品的同学,因为底层的核心算法是一致的。

「茑屋书店」的创始人增田也有过类似的洞察,在经过物质匮乏和选择困难的2个阶段后,能为顾客有效提案的能力变得尤为宝贵。也就是告诉顾客,什么是好的,是最适合你的。(延伸阅读:《向这个日本人学写公众号》)

比如:

罗胖告诉得到的用户,什么是好知识,该如何学习;

「一条」告诉用户,什么是好生活,什么是美;

「理想国」告诉用户,什么是好的文化,该如何理解;

多说一句「理想国」,用看理想总策划梁文道的话说,“我们不生产产品,我们出版产品。”

「看理想」脱胎于传统出版事业,它的原点在于重新肯定出版的本意。所谓出版(publishing),意思是把有价值的内容交付公众(publics)。

关键词:出版、有价值、交付。

串起来思考:我的核心算法是什么,如何让核心算法与提案能力产生关联,创造社会价值?

Keep Thinking.

先自我检讨一下,因为过年的缘故,导致自己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能力,没能规划好写作的时间,不得不周三中午草草整理。

01 复杂且高效的系统,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演化出来的

这是在看过「一条」创始人徐沪生在混沌的分享后,自己较深的一个感悟。听大佬说完「一条」的战略打法,惊讶于这套系统的自洽和高效,然后我开始困惑,这么叼的协作网,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联想到有一期混沌大学线下大课「第一性原理」,李善友教授分享了一个视频,里面的内容大致是说,科学家发现在大量的自然现象和事物中,有一个底层通用的算法,由此算法经过时间的复利效应,产生了磅礴复杂的世界。

换个角度理解,可能就像3:0击败柯洁的「阿法狗」一样,它不是被一次性设计出来的,而是建立了一套算法,让2台机器相互博弈,在时间的积累下,成长为一个「高手」。

代入罗胖常说的,「成功 = 核心算法 * 大量重复」,通过找到自己的核心算法,成为时间的朋友。

回到「指导日常生活」的层面,发下一蹴而就的完美主义情节,在小步快跑中渐行渐修,先做。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云顶娱乐app,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开始Rick总是突然带上Morty冒险让小男生有些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