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女儿国》,第一次见到电视剧之外的哆

芳华早已逝去,奋斗也变得可笑,诸事万物逐渐失去往日的价值,唯有哆啦A梦,这个胖胖的蓝色机器猫,总能使我燃起希望与梦想的火种来,让我看到生活在平庸与可鄙之外的可能性。

如果时间是一剂良药 那么世间就不会有如此多的苦难 舍不尽的别离 本来是和外甥看动画电影的,却阴差阳错地一个人看了目前豆瓣评分最低、在像《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熊出没•变形记》等都没有票的情况下唯一还有票的《西游记女儿国》,回来的路上,姐姐说他们影厅好多人都没来而我所在影厅却座无虚席。 《西游记女儿国》,一听到这个名字,谁都会想到耳熟能详的《西游记》里面的女儿国,这么熟悉的故事,谁还会耐心去听呢?但是,今晚的电影让我很享受其中,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它能够充满新意,采景、情节、制作渲染、对白等都别有用心,让人沉醉、惊悸、思考……当然也有恰到好处的让人捧腹的片段。 几处最是触动的话有(凭记忆):(1)原来通往外界的大门在苦海的尽头;(2)外面的世界(相对女儿国)也有一片苦海,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在苦海中流浪;(3)门就在那里,走不出的其实是我们自己;(4)能放下的东西都是自己不曾拾起的东西…… 影片两大亮点,一个是富含哲理的台词,另一个就是超震撼的制作了。 忘川河神,情灭悲极歇斯底里的片段画面很震撼,让我想起了阿凡达里的视觉盛宴。 听到“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我想起了高中二年级,第一次见这句话时的心情。我不像大多数人那样读罢低额喟叹悲惋不已,相反我很羡慕,羡慕仓央嘉措和其他引用这句话的人,因为对于当时迷茫的我来说,他们寻找到了人生最重要的自己最喜欢的两样东西,爱情还有信仰,哪怕要舍弃其一也比我幸福,毕竟是那么迷惘,经历是那么平、穷……那时的我是这样,现在的自己又如何? 或许我们都应该就如影片的宣传海报上写的“勇敢去爱”,这样才可期“不负如来不负卿”。

很多时候我也说不清,我所喜欢的哆啦A梦,这个角色以及这部动画,到底是几百上千集平凡中带着幽默温馨或讽刺批判的小镇日常,还是那存在于剧场版中数十次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大冒险。因为那些日常生活中的瑕疵、缺陷,一遇到开天辟地、宇宙战争这样的大场面时,就被剧场版浓郁的英雄主义气息驱散的无影无踪了,剩下的一点个性遗留只能说是令角色立体的一种手段,表明这几个少年在身份上依旧是来自日本的平凡小学生而非从天降的救世主。动物行星中为了维护异星的独立与自主,云之王国里众生平等的伟大构想,还有龙骑士里慷慨的物种存续计划。看起来都离日常的生活太远太远,漫画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突破了所谓人性的狭隘与局促,在一部小学馆发行的漫画里,既为孩子们带来欢声笑语,也赋予长大后的我们持续的深度思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远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第一部看的剧场版是风之使者,风子的故事固然感人,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却还是哆啦A梦与马福卡在海中的那场大战,平日里总是半吊子水平,有用道具拿不出来,见到老鼠就害怕的要死的他这一次却像个勇敢的角斗士,端起空气炮就与神话中的魔兽做殊死战斗,机械与魔法的较量在漆黑一片的昏暗与肆虐的暴风雨中格外惨烈,空气炮在哆啦A梦的手里就像神话时代的末日审判,用最决绝与最猛烈的攻击裁决最黑暗的邪神,用科学的正义痛击矇昧的迷信。巨大的冲击波掀起滔天巨浪,让海中耸立的山巅都开始颤抖,那个蓝色的机器猫却依旧巍然伫立,丝毫不惧来自黑暗深渊的任何回击,并准备找到弱点再一次打击对世界图谋不轨的罪恶。是的,第一次见到电视剧之外的哆啦A梦是如此的令我震撼,现在看来这并不是特别好的一部电影,情节发展突兀,人物性格不够鲜明,却给我难以磨灭的最初记忆,在我的心里塑造了一个拯救世界的英雄形象,他应该带着朴素的皮帽,穿一件合身的衣服,手里始终端着一门巨大的空气炮,瞄准了邪恶就毫不犹豫的攻击。小时的我懦弱且自卑,在班里时常遭到孩子王和小流氓的欺负,每当我受到刻薄恶毒的嘲讽时,每当我被有力的拳脚肆意击打时,我都会想起这么一个模糊却不灭的英雄,梦想着他出现在我的身边,用无敌的空气炮拯救孤立无援的自己。越是被欺凌、鄙夷,这种想法就越是根深蒂固,幼年的我每时每刻都在盼望这样一个从天而降的英雄,等长大一些就更崇拜来自这只机器猫的英雄气概,平日里尽管憨态可掬、有说有笑,一遇到污浊的黑暗,就会变成最耀眼的光明,战斗到底,不死不休。就像在多年以前目睹的天地间那场风暴咆哮的海战。

后来家里买了电脑,可以在视频网站观看已有的全部机器猫剧场版,虽说有剧场之名,也不过是不到两个小时的电影罢了,但对我来说就像是打开了十几个新世界的大门一样,依旧是五个人的冒险小队,每一次却都有完全不同的世界架构,作者超人般的思路将许多风马牛不相及的元素统一到机器猫的世界观下,恐龙历险、宇宙战争、神话故事、魔法世界、创世记录还有文明冲突,明明受众人群都是刚刚识字不久的孩童,探讨的故事竟然有包容百家之势,就是要一直将孩子们也当成有独立主见和思考的成人来平等对待,这一作品才直到现在都显得如此迷人。

龙骑士是我最喜欢的故事,不像其他故事或以回家为目的,或把家当成补给的基地进行缓冲,这一剧场版始终与日常的小镇拉开距离,空间是从未有人来过的漆黑神秘地底,时间是来到了亿年之前的白垩纪森林,和地底人爆发冲突,亦战亦友,随时面对着与一个人外文明的全面冲突,又要时刻提防来自天外的灭世威胁,故事此起彼伏,一环扣一环,从迷失在河里的遥控飞机开始,上一刻还在游览地底文明的别样风情,下一刻就要被迫开始横跨欧亚大陆的远征,在蜂拥而至的麻烦里逐渐揭开恐龙时代终结的秘密,最后还要用科技文明的智慧解决天崩地裂的灾难。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有听一首进行曲那样的感觉,故事一开始有些朦胧,有一点纠结,但逐渐就昂扬奋发起来,一浪高过一浪,用探索与揭秘让故事的旋律永不停息,自始至终带给观众对地底文明的敬畏,对生物与自然的冲突产生各式的思考。

铁人兵团无论新版还是旧版都令我感动,一个从天而降的小姐姐,她优雅美丽,神秘莫测,就像是夏夜里轻浮而过的一阵凉凉的微风,她身上藏着怎样的秘密呢?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或好或坏的改变呢?一切都是未知数,一切都要靠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去探索去追求,她轻盈的脚步一点点打碎了冗长而无聊的繁琐日常,连已经成年的我都无法抑制对她的幻想,更何况那几个情窦初开、天真烂漫的孩子们呢?小姐姐是个天外来客,也是个机器人,可她正直的情感、逐渐萌发的人文关怀却足以令当下那些沉沦的灵魂内疚、自责,甚至她为了拯救人类这一种别的生物而牺牲了自己。当我们为哆啦A梦在湖边的平原与无穷无尽的机器人军团进行着史无前例的殊死搏杀动容时,静香与莉露露撕心裂肺的生死诀别同样让人潸然泪下,一边是堂吉柯德似的自杀式攻击,一边是普罗米修斯般的世界拯救,两条精彩的主线同时发生,人类文明不屈的意志与天外文明可贵的换位思考交相辉映,在不到二十分钟的短暂时间里描述刻画得淋漓尽致,快得让人觉得故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当世界重归宁静,和平再次到来,那个迷人的小姐姐却永远的消失了。世界依旧那样孤独地转动,有人却已做出了最大的牺牲,超越了物种与文明的孤独蔓延在结局淡淡的忧伤下。至今我仍觉得痛苦,自然规律如此的残酷,为什么消失的不是丑陋的我自己而是那个天使一般的女孩子呢?为什么和平的代价如此之大,大到令人难以接受呢?

最有冒险情怀的还是天方夜谭和银河特急,一个是漫漫黄沙的无尽征程,一个是浩瀚星海的生死逃亡,形式大相庭径,内容异曲同工,当冒险从游园会式的娱乐变成一场愚公移山的持久战时,孩子们变得像大人一样坚韧挺拔,他们互相支撑,互帮互助,原本的矛盾和冲突渐渐消失在危机四伏的境况中。他们变得团结起来,他们找到了足以消除彼此分歧的共同道路,即使连哆啦A梦的道具也失去作用这样近乎绝境的情形,他们也能笑着面对,一边回忆着昔日的温馨,一边畅谈着对未来的希冀,战斗和爱情变得一模一样,一首英雄的史诗回荡在通向重点的漫漫长路上。

也正是如此,在许多人眼里有些幼稚的哆啦A梦在我眼里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色彩,他是一个也许永远不会实现的梦想,就像我第一次在乡村的夏夜仰望星空,我知道的,对哆啦A梦的渴望就如同对满天星河宣誓征服一样遥不可及。那些童年的梦想就像是一颗颗阳光下的露珠,一点点的消失殆尽在现实灼热逼人的骄阳下,现实是一把最锋利的刀剑,切开一切温柔的、忧郁的、忧伤的小确幸,为童年和青春画上一个迫不及待的句号,但我仍然还有一个梦想,像这个胖乎乎的蓝色机器人一样,为弱者打抱不平,为蒙冤之人慷慨发声,为苦难中的人民重铸圣洁的希望。每当我听到那一首熟悉的主题曲时,就知道那些少年们的梦想是远远没有结束,他们还在创造新的传奇故事,这总能激励我至少去做点什么,至少对自己还是要有许多希望的,至少从现在开始是不迟的。

从最终作银河特急到现在,藤子老师去世二十多年了,故事结束了么?没有,属于我们每个人的机器猫故事,属于梦想的一切可爱的宏大叙事,现在才刚刚开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吉掌默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云顶娱乐app,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游记女儿国》,第一次见到电视剧之外的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