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杂志关闭了,WWD、卫报、华盛顿邮报、Art

图片 1Leonardo DiCaprio,1994

而沃霍尔时期的Interview杂志另一个出人意料的商业尝试,就是大量邀请衣品不错的纽约上东区家庭主妇、或者富商的女朋友们出镜,登上Interview的封面。

  这回,轮到了 Interview 杂志,而且是全线关闭。

熟悉沃霍尔的人应该听说过他这么一个理论:每个人有15分钟的机会成名。而就是在说出这句名言的同一个采访里,他告诉记者Glenn O'Brien,当自己喝醉的时候:

  有传言称,确实有人对购买 Interview 感兴趣,据猜测,买家可能是德国 Interview 的出版商 Bernd Runge。

Interview杂志2017年6-7月刊三封面

图片 2Anjelica Huston, 1987

作者 | 维克多

  值得一说的是,富有创意的封面也是 Interview 一大特色——可以称是它的最大亮点。它的封面常常汇聚了某个年代最流行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要知道,在其最辉煌的日子里,登上 Interview 的杂志封面然后标注着 Andy Warhol’s InterVIEW 是一种殊荣。而且,它的视觉设计有趣,拍摄手法前卫大胆,风格透着典型的波普艺术气息,这也是 Interview 从创办以来主打的特色,即便这几年公司状况不佳,但杂志封面,也包括内页图,依然保有一定的质量。这也是为什么 Interview 对很多人来说,不仅是杂志,还是艺术品。

图:Refinery29

图片 3Andy Warhol 艺术馆,展示了他所在的时代的杂志封面

图:TheHill

图片 4Interview杂志

图片除标注外均来自网络

图片 5  (从左到右)编辑 Bob Colacello ,模特 Jerry Hall,艺术家 Andy Warhol,歌星 Debbie Harry ,作家 Truman Capote,珠宝设计师 Paloma Picasso在 Studio 54 为 Interview 杂志举办派对

前段时间曾经有传闻称,《滚石》《综艺》以及WWD的母公司Penske Media一举拿到了来自阿联酋投资者的2亿美元投资,可能成为Interview的新东家。

图片 6Kanye West, 2014

图:Canadian Magazine

图片 7Ezra Marcus 推特

严格来讲,尤其是在创刊初期,Interview杂志并不算是一份专攻时尚的杂志。

图片 8Kim Kardashian, 2017

图:Art Net

图片 9Jeff Benjamin 发推表示惋惜

图:iCollector

图片 10Bjork,2001

真正给予Interview致命打击的,还是近年来电子刊物的大举进攻。为了保证收入和运营,杂志方不得不一再妥协,放弃一直以来的文化 + 流行杂志属性,越来越变得像任何一本其他时尚杂志一样,成为品牌、摄影师和造型师展示单纯“fashion”作品渠道。

图片 11Jodie Forster for Interview, 1977

Interview Magazine 正式停刊!

图片 12Diane Von Furstenberg,1977

Art & Sex,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60、70年代娱乐至死美学。

图片 13Trey Taylor 推特

以上2图:Wikipedia

  虽然结果具有可预见性,但令人唏嘘的是,曾经在杂志界占有一席之地的 Interview,最后还是向我们挥手告别。 

而那时候的Interview,其实还拼写为InterVIEW,取“兼和众家之所见”的意思。光看创刊号的封面,就能体会到它的前卫以及艺术定位€€

  媒体Slate指出,Brant出版商亏空Interview 的资金,让它永远死去是一个悲剧式决定,它认为,Peter Brant 的净资产在 2010 年达到 5 亿美元,而且他收藏的Warhol 画作在市场上不断涨价,因此维持Interview 并不难,而且成本肯定低于他每年为收藏品支付的保险费,它还提议, Andy Warhol 基金会应该买下 Interview——因为这是 Andy Warhol 最宝贵的遗产。

谁知正是这样的错误举动,让Interview一蹶不振,从此失去了锋芒。

图片 142015年9月刊,Interview 策划了一组明星自拍封面

就连Refinery29的作者都不得不感叹:它终于是去了艺术世界的天堂,和沃霍尔重聚了。

  最后,我们选取了 Interview 的从 70 年代到 21 世纪的封面,欣赏它曾经的创作:

尤其是另一位传奇编辑Ingrid Sischy的加入,以及Steven Meisel等等大牌摄影师的常驻,让Interview的封面和内页总是充满了冷峻或者带有小众艺术感的诱惑。加上对流行文化的贴近,直到停刊前,它都是所有好莱坞商业大片时尚界造势的前沿阵地。

  根据最新报道,Interview 欠的不仅仅是这三位员工,它的债主名单有近 300 人,包括编辑、作者、摄影师以及其它公司,像模特机构 DNA、Wilhelmina 和特朗普模特管理公司都在其中。“它几乎欠了每个人的钱。”有人说道。

而显然,他心目中的Interview杂志定位,给“每个人”都提供了这么一个平台。

  Interview 杂志编辑 Ezra Marcus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向 CNNMoney 证实,杂志将马上关闭网页和纸刊。他称,在周一的一次全员会议上,员工们被告知公司将申请破产。在推特上,他写道 “Interview 杂志关闭了,媒体炸了!”“我没有特别伤感,但这真的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所有这些现在看起来稀松平常的做法,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纽约,掀起了窥探明星名媛私密生活的热潮。

图片 15Keanu Reeves 和 River Phoenix,1991

70年代登上Interview杂志封面的明星,就有Cher、shelley duvall等人

  导语:Interview(1969-2018)走过了48 年,它不是因为主办方缺钱死的。(文章来源:好奇心日报)

不知道沃霍尔泉下有知,究竟是会真如Refinery29作者所言,开心地和自己一手创办的刊物在“艺术天堂”相拥而泣,还是气得从棺材里坐起来呢?

  再者,杂志原造型师兼艺术总监 Karl Templer ——同时也是杂志的主心骨人物,因被指控性骚扰不当行为而被迫离开公司,失去了编辑总监 Fabien Baron 和艺术人才 Karl Templer 的 Interview 再陷困境,动荡持续不断。

近年来登上Interview杂志封面的安妮€€海瑟薇、迈克尔€€法斯宾得、梅根€€福克斯

  5 月,杂志前编辑总监 Fabien Baron 和他的妻子——造型师 Ludivine Poiblanc 同样以拖欠工资为由向法庭起诉 Interview 杂志,据报道,公司从 2015 年到 2018 年拖欠 Baron 薪水金额达 60 万英镑,而在造型师 Poiblanc 处欠的钱更高,为 66 万英镑。

都知道Vogue是“时尚圣经”,而直到80年代末之前,Interview杂志一直都被上东区的富人收藏家们称为“流行水晶球”。

图片 16Winona Ryder,1990

图:华盛顿邮报

  从公司运作状况看,Interview 停刊破产其实并非有多意外,并且,整个纸媒行业越发不景气,随着读者被分流,收入日渐萎缩。据美国广告公司 Zenith 发布的 2018 年度奢侈品广告支出预测报告,从 2017 年至 2019 年,奢侈品牌的纸媒广告支出平均每年缩减 3.9% ,它还指出,所有品类的品牌都在不断削减印刷广告预算,转投数字渠道,这也意味纸刊尤其是时尚杂志的广告收入将会越来越少。而今,像康泰纳仕集团正在不断寻求新出路(即使转型新媒体,也面临运营和同行竞争压力)。

60年代末,已经到了安迪€€沃霍尔艺术生涯的巅峰。在截至这时候的10年内,他先后创作出了《金宝汤罐头》、《雕版印刷玛丽莲》以及《切尔西女孩》等等波普艺术代表作。

图片 17Ezra Marcus 推特

《卫报》是这样给它定义的:一份“植根于纽约市中心的艺术、时尚、娱乐与潮流文化的刊物”。

  根据发言人的说法,长期以来,Interview 杂志公司处于亏损状态,并一直从担保贷款人获取贷款来为其经营损失和运营成本提供资金支持。“亏损在加剧,公司不认为在未来预期内财务状况会有所改善。”发言人称接下来公司的资产也将会根据法律予以清算和分配给其债权人。

每当有顶级刊物关停、先驱企业倒闭、或者名人去世,总有人爱说:这是一个时代的陨落。

  在消息传出后,许多媒体人都为此感到惊讶和惋惜。有人甚至呼吁应该拯救 Interview,认为杂志凭借其原有的出色创作人才和高质量的内容优势仍有希望。

早年Brooke Shields的Interview封面,还是插画家Richard Bernstein绘制的

图片 18Anne Hathaway, 2015

1969年由安迪€€沃霍尔在纽约曼哈顿创立,到现在为止,Interview杂志终于是没能挺到50周年,在资金紧缺、拖欠工资、性丑闻等一堆烂事的狂轰滥炸下,彻底和这个世界说了再见。

  在新媒体横行的时代,纸媒杂志停刊似乎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从 Instyle、Self、Nylon 到 Teen Vogue 等时尚杂志接连宣布停刊纸质版,部分刊物则开始削减发行期数,美国出版商康泰纳仕在去年就决定把 GQ、Glamour、Allure 从每年 12 期减少至 11 期 ,W Magazine 从每年 10 期减少至每年 8 期。

图:The Fashionisto

图片 19Emma Stone,2012

看到杂志上老婆、小女友的成功男士们,接着又会相互问询这循至沃霍尔的工作室,购买一份自家甜心封面的放大版丝网印刷品,拿回家挂到墙上。

  关于杂志 Interview,它由 Andy Warhol ——波普艺术大师,20 世纪艺术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在 1969 年创立。这是一本集时尚、艺术、娱乐和流行文化于一身的现象级杂志,它的创始人 Andy Warhol 开创性地与各个名人、艺术家、音乐家和创造性思想家进行亲密的问答对话,比如早餐吃什么,让读者了解到这些光鲜人物的平凡与奢侈。后来,在新加入的编辑 Bob Colacello 和 Ingrid Sischy 的指导下,杂志也变得更加正规。

“但我可能连15秒的名都出不了”

  在当时,Interview 被称为“波普水晶球”,它定义了纽约曼哈顿的整个 70 年代——那个穿梭着 Andy Warhol 这类先锋派明星和各类社会名流的经典年代,那段上流阶层的颓靡之地 54 俱乐部(Studio 54),下城区的 CBGB 朋克摇滚俱乐部最热闹鼎盛的时期。

但对Interview这样一个同Vogue、W Magazine、i-D等齐名,在时尚界业内影响力远超BAZAAR、ELLE这种大众刊物的经典杂志而言,它的离去,象征的不只是一个时代的远去。

图片 20David Russell 在推特上写到“Interview 的 结束真的就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当年Interview杂志封面上青涩的鲜肉小李子

  除了堪忧的财务之外, Interview 在今年一直处于混乱之中,不仅失去了办公地,而且先后卷入了两场诉讼。年初,有工作人员透露,杂志所属公司 Brant Publications 因未能还上租金而被赶出在 SOHO 的办公室。2 月,Deborah Blasucci,Interview 杂志前高管以无故解聘和拖欠工资为由起诉公司所有人 Peter Brant 以其女儿—— Interview总裁 Kelly Brant。Blasucci 于 2016 年 7 月份被公司以“赚了太多钱”为理由解聘,在这之前她已经在此工作了近 30 年,根据诉讼案,公司拖欠她一整笔遣散费外加奖金。

目前为止,Interview方面没有任何进行“善后工作”的迹象:没有宣布是否会推出任何完结刊,官网上的电话打过去,也是永远无人接听。

图片 21Madonna, 1985

“我跟所有人都说,他们能上Interview的封面。”

I tell everyone they can be on the cover of Interview.

  本周一,该杂志公司的员工们在社媒分享了这则新闻,“为梦想的职业@interviewMag 工作了 10 个月,很伤心,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因为杂志关闭了。” Interview 杂志资深线上编辑 Trey Taylor 发推说道。

消息在本周初传出来,瞬间刷屏了国外时尚界和媒体界:WWD、卫报、华盛顿邮报、Art Net、Refinery29……

  或许是太重艺术表现,Interview 忽略了经营,没有意识到这也是一门生意,欠下一屁股债的 Interview 在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下实在难以翻身,有消息源称杂志并没有留下什么摄影档案资料,照片版权都属于摄影师个人,如果连这些都没有,Interview 真一无所有,更难以偿还债务。

记得有段时间刷屏各大时尚杂志的富二代兄弟二人组吗?没错,他俩就是Brant家的两位小公子。

  在 Andy Warhol 于 1987 年去世不久后, Interview 就被 Peter Brant 经营的布兰特出版商所收购,也就是现在的所属公司。

Bob Colacello和沃霍尔在一起

  目前,布兰特出版商,Interview 所属出版社已经证实了该消息,宣布不再出刊杂志,其两家控股公司已经提交破产申请。

1987年,沃霍尔去世。经过两年的辗转运营,Interview被亿万富翁级别的艺术收藏家Peter Brant收购,自此在他的Brant Publications出版公司名下度过了29年时光,直到这周宣布停刊。

  实际上,早在前两年 Interview 同样是因涉嫌拖欠员工工资被起诉过——前销售代表 Jane Katz 在 2017 年起诉该杂志,要求对方偿还 23 万美元以上的未付工资; Dan Ragone,曾担任杂志总裁六年,在 2016 年也因公司欠薪约 17 万美元提起诉讼,此案直至目前仍在法庭审理中。 光是今年两场诉讼索赔金就是一个很大的财务挑战,再加上公司经营不善,在如此糟糕的财务状况下,Interview 自然不可避免地走向结束。

沃霍尔的尝试之一,就是借用他此时已经积累许久的人脉,亲自出马采访前卫艺术家、社交名媛……而这时候甚至都还没有“超模”这种概念。

在这过去29年间,离开了沃霍尔的Interview杂志虽然没有了他掌舵时期的那种锋芒毕露,但依然稳稳停留在一线时尚大刊的行列。

图:Trend Hunter

图源:Pinterest & Strip-Project

2015年的金九刊,Interview杂志试图跟上社交网络大潮和网红经济,找来卡戴珊、麦当娜、麦莉、贝嫂等人推出“自拍”主题特辑,但依然水花不大

- END -

最后甩一波Interview杂志近些年的经典封面吧。这次,没有再见。

然而一切还是事与愿违,深陷财务危机的Interview没能傍上土豪爸爸的大腿,默默关门大吉。

不再满足于单纯艺术创作的沃霍尔,在这时候有了将艺术创作和商业运营模式再次实验性绑定的想法,而Interview杂志正是他这个灵感的产物。

图:Refinery29

而在Bob Colacello这位传奇时尚编辑的协助下,沃霍尔的艺术家脾气得到更好的专业组织,让Interview成为了无论小众艺术界还是大众时尚界都必读的文化刊物。

图源:Interview Magazine、WWD、卫报、华盛顿邮报、Art Net、Refinery29

图:Art Net

虽然一对一采访的模式并不新鲜,但安迪€€沃霍尔正是在这时候的Interview杂志首次引入了Q&A的采访模式,一问一答地从被采访人嘴里掏出最私密、最细节化、最“没有意义”的话题答案:早餐吃什么、内衣穿什么、几点做瑜伽操、上次度假去了哪里……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杂志关闭了,WWD、卫报、华盛顿邮报、Ar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