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不一定是评论家说出来的,您能不能说说您

  导语:逻辑会把你从A带到B,想象力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爱因斯坦(来源:良仓)

文:十一月的雨

  “谁能告诉我《2001:太空漫游》到底说了什么?”

时间是检验经典最公正的天平。一部电影的含金量有多少,如果当时争议巨大无法看清。等个十年二十年后,其结果自然而然会显现出来,经典终究会是经典,有无数人追捧有无数人研究。而那些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中的影片充其量也只是个浮华的泡沫而已。所以这也经常提醒我注意一个问题,不能太急于给一个人,一件事,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盖棺定论。我们太容易否定一样事物了,太容易根据周围的公众的多数的看法去决定自己的立场了,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可能是毫无知觉的跟随,但是正是这种毫无知觉,谋杀了个性的多样性。生活的美好源于丰富,某个名人如是说。

  50年过去了,这部被无数影迷顶礼膜拜的科幻片,依然让人一头雾水。

说这么多我无非想阐释一个道理,经典不一定是评论家说出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地位自然会显现出来。想当年《搏击俱乐部》在世纪末上映的时候票房奇差,评论也不是很高,可现在再看看。每次评选“最被忽视的经典”的活动中,《搏击俱乐部》都稳坐前三名,后面更是有一群疯狂的影迷簇拥着摇旗呐喊,称之为后现代主义的经典。还有妇孺皆知的《大话西游》的故事就不用我再提了吧。

  《花花公子》曾在电影上映的那段时间问库布里克:“您能不能说说您自己是怎么诠释这部电影的?”

《2001 漫游太空》亦是如此的一部经典。不过它不像之前提过的那几部诞生时即遭冷遇。无论是评论界还是观众在1968年它横空出世时,就已经意识到了它的不朽。唯一对不起它的可能就是当年的奥斯卡竟然如此吝啬没有让它加冕。这也成了奥斯卡历史上最大的遗珠之一,堪与《公民凯恩》相媲美。

  导演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直接了当地回答,“我不能说。”

抛却这些名和利不谈,就影片本身来看,让足够让我觉得震惊了。我没有尝试把自己的眼光还原到60年代,我是在用一个见识过无数科幻奇效的现代人的眼光来看的。影片中的太空中真实感甚至让我觉得身临其境。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这可是1968年的电影啊,以那时的技术,能产生这样的真实也许只有天才才干的出来吧。想想那部家喻户晓的《星球大战》也是差不多10年后才出现的啊。可以说,如果不是库布里克的这部电影横空出世,乔治 卢卡斯的想象再天马行空,也不会有这样的奢望吧!

图片 1

虽然我看过的库布里克的电影不多,可我毫不怀疑他是个天才。虽然我不太赞同他每部影片都流露的绝望的气息,可我还是赞叹他的创意和超越时间的思维。

  但他谈到以“太空奥德赛”( 2001: A Space Odyssey )作为电影名时的原因,“既然我们很快就会造访那些星球,我们自然就会想到这样一个问题:过去是不是也有外星人来过地球上探访我们人类呢?”

影片一开始,壮阔的音乐突然响起,太空中的行星一线排开,然后,慢慢的随着音乐达到高潮,隐在它们后面的太阳慢慢出现,直到完全显现的那一刻,最高潮的音乐简直让我心情彭湃。这个开头已经让我哑然,如果非要找两个字来形容一下的话,那只能是:史诗。这才是真正的太空史诗,库布里克从一开始就让我坚信不移的奠定了这个震撼的基调。

图片 2

影片的结尾同样是这段音乐,但伴随的画面是个让人震撼的结局,随着音乐再次达到最高潮,星孩在太空中俯瞰地球的样子永远的在影史上刻下了烙印。

  嬉皮士与外太空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表现方法,影片前后的反差对比鲜明。在开始的时候,导演用成段成段的交响乐配着太空中飞船遨游的画面,真让人有种漫游的感觉,好像航空器在圆舞曲中起舞,顺畅至极。这真是个绝妙的想法。等到了后半段,电脑背叛他们之后,描写飞行员在太空中行走的那段,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一次一次缓慢沉重的呼吸,真的只有呼吸,这样的呼吸一直在持续,直到他被电脑掐断了呼吸装置时戛然而止。太空中逼仄的空阔的无人息的感觉立即笼罩过来。我不自觉的把自己置于那个情境之中,突然感觉到恐惧。没有陆地的厚实,没有阳光的漆黑,没有人的孤寂。这绝对是科幻片的最高境界,儿时的我们有谁没幻想过太空,谁没有幻想过身处之中的感觉。我第一次这么强烈感觉到接近了太空的本质!

图片 3

最华丽的画面出现在最后,主人公在太空中见到的―――星云。星云,我只能这样来形容了。像穿过时光隧道般,旖旎的星云。这一段的观影经历是非常奇妙的,但我在这里强烈的感觉到了语言的苍白。如果读者想要体会的话只能自己去观赏了。但可以描述的是那时我的感受,我不自觉的想起了霍金,想起了他的《时间简史》,甚至想起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看来艺术和理论的天才们的思想在这一刻达到了完美的契合。

  1968年4月2日,以人类的后代尝试与外星文明接触作为背景的电影《2001:太空漫游》在洛杉矶潘太及斯剧院举行了首映式,当时的好莱坞男星洛克·赫德森在放映中途沿着过道一边往外走走一边抱怨:“谁能告诉我这片子到底在讲什么?”

我没有去阐释导演要表达的东西,因为在第一遍看完后我仍然没有看懂好多地方,比如说黑色巨石的象征,比如说星孩的涵义。也可能这不仅仅是困扰我的地方,也是库布里克深邃思想留给全人类去思考的意象。这是一部值得反复观摩的杰作。

图片 4

影片的英文名字是:2001,a space odyssey.。odyssey在中文中是“漫游”的意思。这让我想起了荷马描绘古希腊辉煌文化的史诗《odyssey》(奥德赛)。

  同样参加了首映的知名影评人罗杰·艾伯特(Roger Joseph Ebert)含蓄地写到,“我不能说《2001》的首映是一场灾难。因为许多坚持到影片结尾的观众都意识到他们观看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之一。然而,不是每一位观众都坚持到了最后。”

2001年已经过去,古希腊文化也已经消失了3000多年,可人类辉煌的文化和他们让人惊叹的智慧,却是我每次触碰到,都觉得熠熠生辉的永恒。

图片 5电影中几次出现的一块黑色方形石,是观众们疑惑的焦点之一

2005.10.14

  《2001:太空漫游》距离上一部让库布里克声名大起的电影《奇爱博士》上映长达四年之久,与库布里克合作的科幻小说家阿瑟·克拉克爵士(Sir Arthur Charles Clarke)和电影特效专家道格拉斯·特朗布尔(Douglas Trumbull),以及美国航天局副局长乔治·穆勒(George E。 Mueller)使观众对这部电影怀着极大的期待。

摘自我的博客:
       邮箱:nicolas_mi@163.com
        QQ:1075723

图片 6 1960年代中叶,库布里克、克拉克与时任美国航天局副局长、航天飞机之父乔治·穆勒在英格兰交谈

  尤其是,由于库布里克害怕乘坐飞机,他先是从英国搭乘伊丽莎白皇后号邮轮渡海,随后又乘坐火车横跨了大半个美国,在路上剪辑这部片子,以赶上这个迫在眉睫的首映式。

图片 7

  首映式结束后,好莱坞立刻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库布里克这回玩过了头,他对特效和场景过于着迷,拍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一部电影。

  库布里克没有回应这些批评,但他在首映结束后剪掉了电影大约17分钟的镜头。剪后的电影,其中的88分钟没有任何对话。

图片 81960年代NASA的登月宣传海报

图片 9从1960年代开始,人类一直在向被称为“袖珍地球”的火星发射空间探测器,希望找到继月球之后人类的又一块新大陆和外星生命。

  时值太空竞赛,普罗大众对外太空充满幻想,片商认为太空场景效果理想,计划通过宣传,把电影包装成老少咸宜、充满猎奇色彩的科幻片。这个策略并不成功,意外的是,婴儿潮出生的美国年轻人蜂拥入场。这群年轻人在当时非左即右的二元意识型态之争中疲累不堪, 宁愿纵情于精神药物和大麻中。

图片 10

  《2001:太空漫游》中被影评人称为“嗑了药”的那些漫长而空幻的镜头,刚好满足了他们追寻“灵性”归宿的需求。这群年青人动辄翻看此片三、四次,以至于这部68年上映的电影,直到1972年才正式从影院下线。《2001:太空漫游》成为当年好莱坞的票房第一。

  一代嬉皮士竟成了《2001:太空漫游》在商业上成功的关键。

图片 11

  科幻不仅是怪兽与性

图片 12

  对一部科幻电影的最高赞美之一,可能是当50年之后的观众对电影中构建的未来嗤之以鼻,“这跟我们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两样呢?”

  这意味着它的想象,都成为了现实。

图片 13 电影中出现的视频电话情节,是库布里克加进去的

  《2001太空漫游》的小说剧本由克拉克和库布里克共同创作,初稿只用了58天就完成了。在电影和小说出版物中,他们的名字会颠倒过来,以区别二人在这部作品中的职业身份。

图片 14库布里克(右)与克拉克(左)在拍摄现场

  克拉克最著名的幻想是在1945年发表的一篇小论文《地球以外的中继》中提出地球同步轨道通信卫星系统的设想。基于他的幻想,科学家们1967年发明了仅用3颗卫星便覆盖全球各个角落的卫星通讯系统,直到今天,世界通讯卫星组织还要象征性地给克拉克支付每年1美元的版权费。

  库布里克不断刺激克拉克:“只要你能描述的,我就可以拍出来!”

  旋转的空间站、梭型的宇宙飞船、星航仪表、空中漂浮的钢笔,飞机座位前放映的娱乐电视和视频对话,这些今天看来极为日常的场景,在当时闻所未闻。

图片 15

  在此之前,科幻片向来被电影圈瞧不起。克拉克解释他和库布里克的工作,“科幻电影总是意味着要有怪兽和性,因此我们已尽力去找另外一个术语来表示我们的电影种类。”

  在这段幻想的旅程中,库布里克没有设置女性角色,这是不可想象的决定。不过,这个决定却符合当时NASA的工作人员状态。电影情节中出现的地面或是空中出现的女性工作人员,也并没有情欲感。

图片 16《2001:太空漫游》中出现的女性角色都很职业化

  1968年,《花花公子》专访库布里克,访问者几乎把库布里克当成了天文学家或神秘学家。在筹备《2001:太空漫游》期间,另一个记者吉米·伯恩斯坦曾到访库布里克家中,看到库布里克手里拿着大堆各式各样的图表,“看上去就像我们通常想象的和物理专家正在复杂计算时被打断的样子。”

图片 17

  库布里克要求外太空的场景要尽可能地拍得真实,“像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所知道的场景一样”。像他所说的,《2001:太空漫游》采用的太空船和空间站设计基本全部来自于NASA。

图片 18一张1963年发布的NASA海报

  除了画面,声音的设计也极尽真实。在主角戴夫(Dave)出去救弗兰克(Frank)的时候,人们只能听到呼吸的声音和电流的“呲呲“声,这正是主角们在太空中唯一能够听见的声音。太空的无声和舱内的有声相互交替,更是给人以真实的反差。

图片 19电影中的月球基地

图片 201969年阿波罗登月计划中宇航员在月球上驾驶月球车

  1969年,也就是《2001:太空漫游》上映之后的第二年,美国执行了阿波罗登月计划。历经长途飞行的宇航员在踏上月球真实的土地后感叹,“就跟那部电影一样。”

  为了拍摄月球表面的场景,库布里克使用了数吨经过清洗和染色的沙子。

图片 21拍摄月球表面的场景使用了数吨经过清洗和染色的沙子

  一位导演的高低,完全体现在他的想象力和执行能力。——库布里克

  《2001:太空漫游》中的数百个个特技镜头全都由库布里克一手设计。这些制造错觉的镜头用到了当时最好的视觉技术,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特效奖。

  我倾向于相信外星文明是友善的

图片 22

  我觉得《2001:太空漫游》如果可以算是成功了的话,原因在于它影响和打动了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可能不会经常去思考这类问题:人类的命运、人类在宇宙中的作用以及人类跟更高形式的生命之间的关系。——库布里克

图片 23《星球大战1:幽灵的威胁》中给了Eva Pod一个镜头,以此致敬《2001太空漫游》

  因为《2001太空漫游》,NASA每天用来叫醒宇航员的音乐就是蓝色多瑙河,卢卡斯拍摄了星球大战系列。斯皮尔伯格做了导演,今年还拍了《头号玩家》。连苹果公司的产品iPod名字来自于它。 

  《2001太空漫游》为人类留下了太多遗产。

图片 24《2001太空漫游》改编漫画

  如果一定要追问库布里克想表达什么,同名小说也许能提供一些线索,毕竟这部小说被很多读者批评解释得太多,破坏了电影的神秘感。

图片 25《太空漫游2001》第一版

  《2001太空漫游》给观众带来的真实感和不明就里,一部分原因在于,库布里克放弃了上帝视角,而选择了观众视角——未知。电影的视觉体验本质就是让人产生瞬间的本能反应。

  这种本能反应也许能为人类抛砖引玉。

  库布里克认为外星文明是友善的,“为什么一个远远优越于我们的种族会费尽心机去伤害或毁掉我们呢?如果我脚下的沙子里一只智能蚂蚁突然向我发出一条信息,说:“我是有知觉的,我们聊会儿吧。”我十分怀疑我会不会冲过去一脚把它踩个粉碎。即便他们不是超级智能生物,只是比人类稍微发达一些,我还是倾向于相信他们是友善的,或者最坏也是对人类冷漠而不感兴趣的。” 

  几十年后,中国的科幻小说家刘慈欣在他的科幻小说中将人类形容为一群蚂蚁,而外星文明像小男孩的一杯开水, “小男孩的一杯开水或许就毁灭了一个传承了亿万年的蚂蚁家族。” 

  相比对外星文明的好感,库布里克对人工智能则充满怀疑,他邀请了当时美国人工智能的领军人物马文·明斯克(Marvin Minsky)担任本片顾问,据说,马文·明斯克在片场时差点被坠落的扳手砸死。而电影中九岁的人工智能人哈尔(Hal)则主动攻击了人类。

  去世已经19年的库布里克至少为人类留下了一个问题,“这个机器意识体在包含人类自负自私的性格之后,轻而易举地杀了4个人。这就是我们科技高速发展最后的宿命吗?”

  在人工智能重新被设想为人类未来的今天,这个问题没有过时。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经典不一定是评论家说出来的,您能不能说说您

相关阅读